【第二回】我怀念的是……
任凭那老头儿在我身后叫骂,我还是头也不回的下了山。凭良心而论,他对我也算很好了,可以说把我当亲儿子一样看待。还根据我的自身特点教会了我连击和反击的技能。但我实在不能忍受那些和尚们定下来的规矩。
首先就是不能吃肉:鱼不能吃,连老鼠也不行。
“那我能吃什么?”
胖老头儿伸手指了指那片竹林。
“……尼玛我又不是熊猫。”
虽然我没说出声,但我却肯定他知道了,因为他紧接着就说:“你的脸看起来和熊猫有什么差别么?”
对了,后来有几年老头儿自己种的大白萝卜喜获丰收,于是每顿饭都会有咸萝卜干儿。这也是我为什么每次听到别人问我是不是从“咸萝卜”来的时候,我会有那么大的抵触情绪。
不过我才不管什么规定,我总会想尽一切办法背着老头儿去找些肉来吃。偶尔被老头儿逮到,他就把我关进寺院后面的小黑屋里让我自省,一日三餐只给竹叶。逐渐的,老头儿也越来越精明了,导致我被抓到的次数直线上升,经常是刚刚才被放出来没两个时辰就又被关进去了。于是大家给我起了一个绰号叫“才藏”。
这段经历让我我养成了一个习惯:每次出门我总是会随身带一包竹叶,实在找不到吃的了就拿这个来充充饥。
而因为那间小黑屋主要是为了关我,所以大家也给它专门起了个名字叫做“绝馋坊”。后来,听说我走以后,寺里又来了个叫喵舜的孩子,也经常被关进去。不过,人家最后却成了宝藏院的第二代住持。
其次,这也是我稍微长大些了才发觉的:据说和尚是不能娶媳妇儿的,好像连牵姑娘的手都不行。除非,你混到最高级别,比如做一个大寺院的住持才行。据我所知也只有个叫本愿寺的和尚成功了,真叫人捉急。
“日子这么过下去还不如去死啊……”那是个有着明亮阳光的八月的清晨,我终于丢失了睡眠。在我决定要离开的一瞬间,我却忽然感觉有点舍不得那间小黑屋了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CUB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