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第五回】我的兄弟叫咪达
片仓是我跟后藤都十分敬重的一位大哥,同时他也是社团里的元老级人物。
片仓大哥的性格仗义直爽,在战场上骑着一匹快马,以经常飞身替队友挡刀而广受大家的爱戴。虽然他的人望很高,但每次出征却坚决不做主将,至少当我们在一起合作时是这样的。我问过他原因,他说其实他只是不太喜欢当主将时被人注目的感觉,总有种说不出的不自在。
最初我也实在不能理解,一个这么豪气云干的汉子的内心怎会如此羞涩而内敛,直到一次庆功会后,他非要拉着我和后藤一起喝酒,然后我便第一次听他讲了他和他的小兄弟咪达的往事。
话题的起因自然是因为我和后藤:他说每次看见我们俩并肩作战,便总会想起从小和他一起长的兄弟咪达。不过跟我们这俩屌丝足轻不同,当时他俩都是骑着马,在平原上如风一般的驰骋着。当时还有个来自琉球,自称叫“琼喵”的花痴女诗人,在目睹了他俩在战场上的飒爽英姿之后,特意为他们写了一首长诗。其中有一句“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,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”便是对当时情境的鲜活写照。
据说后来这个女诗人又进一步以他俩为原型写了一部长篇小说:在小说里咪达叫做“永咪”,是个皇族子弟;而他叫做“喵康”,是个重臣的长子,身份也都还挺符合的;并且俩人还都各自给配了一位心爱的姑娘。而那首长诗更是作为小说开篇的主题诗,还请了当时正在琉球走红的“动力猫车”乐队给配了乐,并被世人广为传唱。不过片仓大哥说他不是很喜欢那部小说,“凭什么非要用一对小姑娘来拆散我们!?就让我们俩一直到老不行么!?哎……都是被那些出版商们的所谓‘商业运作’搞得乱七八糟的……”
接着他又提到那时的咪达还有一手绝活儿,就是后来被人们称为“马上铳”的奥义:别人在使用这个奥义时必须是由一名骑兵配合一名铁炮手才能完成,而咪达当时只凭自己一个人就能做到。“但是……”片仓大哥说到这儿语气忽然一转,眼神也黯淡了下来,“一切都因为我后来的一次疏忽而改变了。”
他说那也是在一次征讨四星敌军的任务中,那场战斗是他第一次担任主将。由于缺乏经验,他的忙中出错致使咪达的右眼受了重伤。好不容易等战斗结束大家把咪达送回营地时,他的右眼却因为受到严重的感染而最终失明了。而且医生说今后咪达不能再在马上做剧烈运动了,即便要上战场,也只能作为一名铁炮手出战。这就意味着,咪达再也无法独立施展他的绝技了。
尽管咪达当时没有一句责怪他的话,但他却根本无法原谅自己。最后还是因为咪达的一句“你要是死了,谁还能陪我完成‘马上铳’呢”,才让他彻底放弃了剖腹谢罪的想法。其实他也知道,比起身体的残缺,咪达内心的失落才更让他痛苦。看着咪达日渐忧郁的神情和消瘦的身体,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,因为他总觉得自己代表着一段让他伤心的回忆,只有离开咪达的世界才能让他彻底摆脱心里的阴影。
“听说后来他果然又练成了一种叫做‘独眼龙’的绝技呢。”片仓大哥说完这句话之后,望着我们做了个微笑的表情,但我分明看到他眼睛里似乎有东西闪了一下。

评论(1)
热度(5)

© CUBE | Powered by LOFTER